正邦“猪吃猪”危机背后,大北农收走饲料业务为何“迟迟不结款”?
你的位置:校园春色强奸 > 卡通图片 > 正邦“猪吃猪”危机背后,大北农收走饲料业务为何“迟迟不结款”?
正邦“猪吃猪”危机背后,大北农收走饲料业务为何“迟迟不结款”?
发布日期:2022-08-10 06:18    点击次数:193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来源:环球老虎财经app 

  4个月前,正邦宣布将剥离8个饲料厂获取流动性,如今却传出断粮危机。而在卖饲料厂以获取流动性的背后,大北农为何仍未结清“巨额尾款”?

  正邦的断粮,逼出了“猪吃猪”的惨剧。

  7月25日,正邦科技对近期争议回应称,受6月份猪价低迷及疫情因素影响,公司资金相对紧张,因物流配送与饲料厂的协调问题导致少部分区域出现了偶发性断料现象,该小范围的断料情况不会影响公司的正常生产经营活动。

  此前据正邦代养户爆料,5月起陆续收到业务员“买不到原材料、生产不出饲料”的回复,广西南宁,四川江油、江西赣州、湖南湘潭等多地已出现断料现象。

  自从被爆出巨额商票逾期,这家昔日养猪巨头的现金流危机已不是秘密,由此导致的生产经营不顺也在预料之内。

  除了缺钱,正邦提及的“饲料厂协调”问题,或还牵扯出一桩悬而未决的收购案。

  饲料业务易主

  正邦刚刚卖了8家饲料厂。

  3月1日,大北农公告称,将以20-25亿元收购正邦8家饲料子公司,包括德阳正邦、丹棱正邦、重庆广联3家公司的全部股权,以及收购其持有的云南广联、昆明新好农、云南大鲸、贵阳正邦、云南广德等5家公司51%的股权。

  收购完成后,上述8家标的公司将成为大北农的控股子公司。且收购方案中承诺,在协议生效之日起十年内,正邦都不得在西南片区开展饲料市场销售的业务。

  上述交易标的涉及正邦西南地区全部饲料业务,产能约300万吨。

  据往年报告统计,8家标的公司大致占正邦饲料销量的20%-25%左右。出售51%股权的企业中,云南广联畜禽、云南大鲸科技、贵阳正邦畜牧均为历史不同年度占正邦净利润10%以上的公司。

  2021年前三季度,上述标的实现营收63.43亿元,占正邦科技同期营收的15.87%;实现净利润合计2.05亿元,即使在猪寒冬的大环境中仍保持着全年盈亏平衡及整体盈利,故也被认为是深陷破产风波的正邦,手中为数不多的优质资产。

  针对此次饲料业务剥离,正邦表示,预计可获得11亿元~19亿元投资收益。并将通过本次合作形成优势互补的产业协同,为双方创造更大的商业价值和经济效益。

  而此次爆出断粮的广西、四川、湖南等地,似乎恰恰处于西南饲料片区及周边辐射范围。

  据多位代养户透露,5月开始,正邦的业务员就不再按时送饲料,并以公司买不到原材料、生产不出饲料来回应。代养户不知道为何断料,也不清楚何时会“突然”有饲料运来。

  在品质上,正邦近几个月送来的饲料也发生了明显变化。“往年正常养3个月,生猪就能达到100斤,今年养了4个月,生猪才40-50斤,饲料肯定有问题。并且,本来小猪要用蛋白含量更高的小猪饲料,今年却用大猪饲料来充数。”

  出售饲料厂将如何影响公司经营,回应中的“物流配送与饲料厂的协调问题”又是否与之相关,正邦尚未就此作出正面回应。

  巨额“尾款”

  事实上,正邦的“断臂求生”也未必如愿。

  公告显示,双方采用“分期付款”的方式,共分5期。即大北农董事会审议通过公告后3个工作日内(3月3日),以现金方式支付5亿预付款,在正邦办理完交割及全部标的公司股权质押手续后10日内,付到全款的80%(至多20亿元)。

  但截止6月16日,正邦仅收到大北农首期交易资金5亿元,较约定的“尾款”还差15亿之多。

  一部分原因或是,买方的荷包同样紧张。

  截止今年一季度末,大北农持有货币资金余额43.2亿元,有息负债高达96.86亿元(短期借款、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长期借款、应付债券)。

  业绩与定增融资不顺的大北农,质押也已逼近极限。7月18日公告显示,大北农累计对外担保额度不超过约160.09亿元(含公司及控股子公司之间互相担保额度不超过140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49.1%,实际担保余额为约107.52亿元,已接近监管规定的顶格标准。

  雪上加霜的是,大北农的“债主”不止正邦。据估算,今年开启大肆扫货模式的大北农,签下的四笔“预定式收购”总价已达到近78亿元,且大多为高溢价分期收购,需在2025年前完成,其中近半或许今年就要付清。

  靠顶格抵押资产,以及尚未获批的23亿定增,大北农是否能短期“交上尾款”仍存不确定性。正邦也没有透露关于该笔交易进展的任何信息。

  另一方面,双方还存在对赌协议。

  经双方协商,标的公司三年业绩对赌为:2022 年、2023 年、2024 年归母净利润应分别不低于人民币 1.3 亿元、1.6 亿元、2.0 亿元。若三年期满,累积实现的归母净利润不足,则正邦科技应在业绩承诺期三年的审计报告出具后15日内,将差额部分金额向大北农进行补足。

  可以预见的是,若大北农不能顺利交上尾款,或饲料厂经营不顺,都会使这笔交易成为正邦更深重的负担。

  “断粮”意味着什么

  为什么饲料厂对正邦如此重要?

  有分析人士指出,用盈利的饲料业务换取眼前现金流,无益于改善亏损现状。

  估算8个饲料厂2021年全年利润是2.8亿元左右。三个子公司出售100%、剩下五个出售51%,考虑权益,2021年利润在1.9亿元左右。“意味着正邦科技以20亿-25亿元卖掉了现在就年入1.9亿元左右的饲料厂,且十年禁入。”

  更重要的是,饲料业务与养猪本业的关联深厚,或会对公司正常经营造成较大影响。

  据悉,饲料是养猪成本的主要部分,占到80%-90%。按6月饲料与猪价计算,如重庆市生猪(外三元)价格仅15.65元/公斤,一头300斤的生猪可卖2347.5元,而这样一头猪从出生到出售大概需要吃1500斤的饲料,成本近2400元,利润十分微薄。

  于是包括正邦在内,国内所有上市猪企的饲料均为自己生产,以控制成本,减轻饲料价格波动造成的风险,这也是规模养殖带来的核心竞争力之一。

  有四川地区销售经理向媒体表示,正邦代养户断料主要因为公司没有资金买原材料,其工资才发到4月份,养殖户的饲料也无法稳定供应。

  而猪会挨饿,不单是因为正邦“没钱买粮”,也与公司经营模式有关。

  为了在猪价上行时实现快速扩张,上市猪企大多采用“公司+农户”的代养模式,即猪苗和饲料由公司提供,代养户负责场地、设施与人力,收取公司的代养费用。

  “以往饲料快吃完时,只需给正邦的业务员打个电话,几天内饲料就能送到代养场。”一位江西正邦代养户表示,现在不敢垫付饲料费用,担心拿不回这笔钱;更也不敢卖掉生猪,因为生猪属于公司资产,涉及法律风险。

  在多重矛盾下,正邦的猪已出现明显“瘦身”。据了解,常规生猪出栏体重在115-125KG左右,而近期正邦科技公告显示,商品猪销售均重已连续三个月低于90KG。

  对此,正邦科技在5月底表示,公司目前并未有出售原种猪及能繁种群的计划,且公司一直以优质原料替代及饲料配方的调整等举措来应对饲料成本的波动,并卓有成效。“是出于结构调整的需要,并不是没钱购买饲料。”

  公司称,随着国内生猪市场价格的回暖,公司将持续出售变现能力强的存货,目前经营性现金流已为正。为进一步扩大饲养规模,后续还将通过控股股东减持、出售闲置资产、多方式引入专项资金支持,增厚资金储备。

  正邦剥离饲料厂是否属于“出售闲置资产”?瘦到原先7成体重的猪,又能卖出多少钱?

炒股开户享福利,入金抽188元红包,100%中奖!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杨红卜



上一篇:古装甜宠网络剧《兔仙王妃》在象山影视城开机!
下一篇:同样是参加慢综艺节目,张翰、容祖儿对比,差异很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