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青你2》看17年的选秀文化变革:重蹈《超女》的低俗警告
你的位置:校园春色强奸 > 精品视频 > 从《青你2》看17年的选秀文化变革:重蹈《超女》的低俗警告
从《青你2》看17年的选秀文化变革:重蹈《超女》的低俗警告
发布日期:2022-08-05 04:29    点击次数:106

在娱乐综艺发展的历史长河中,选秀类全民造星运动是其中最具话题与争议性的一类综艺。

在17年的发展进程中,它主要经历过三次的发展,而每一次的改革变化都离不开选秀教母“龙丹妮”的存在。

它的第一次历史进程因为太过火爆,形成了万人空巷的场面,全民娱乐的时代让人意识到了“娱乐至死”危机,于是直接被叫停整改,这段时期就是《快乐女声》最辉煌的时候。

2004年的第一届《超级女声》,虽然不是龙丹妮一手操办的选秀类综艺,但却是借鉴了龙丹妮的《绝对男人》而来的,赛事的PK规则、全民投票的机制都是模仿了《绝对好男人》与《明星学院》。

《绝对男人》是国内综艺史上第一个选秀节目,2003年由湖南经视播出,收视一路飙升,2004年龙丹妮顺势推出《明星学院》,观众通过投票的方式让自己喜欢的人出道,张艺兴就是从这个选秀节目中出来的。

这一年湖南卫视看到对家经视如此优秀的成绩,于是自己也搞了一档选秀《超级女声》。

这也不是湖南卫视第一次模仿经视的模式了,1996年,还是龙丹妮,她推出了一档游戏综艺类节目《幸运3721》,播了4年都是湖南台的收视冠军。1997年湖南卫视为了打压经视,于是移植了《幸运3721》改为《快乐大本营》,由李湘主持播出,为此坊间还流传着“经视想点子,卫视捡漏子”的口头禅。

《超级女声》无门槛的赛制踊跃出了一大批的选手,2004还只有四个赛区,参与人数有2万多人,这一年的选秀收视冠军还是《明星学院》。

但到了2005年,知名度打开的《超级女声》,走入了综艺史上的巅峰,赛区变为五个,参与人数达到了15万,凭借着“想唱就唱”的口号,报名参加的人不分年龄、不分学历、不计外型,于是在报名首日就出现了万人排长龙的现象,选手们通宵排队,逃学抢位,12个小时的等候只为一张报名表,年龄最小的4岁最大的89岁,完全到了全民狂欢的程度。

2006年的参与人数也是立马突破10万大关,观众的热情日渐高涨。收视率排在了全国第二,仅次于中央电视台一套。

从《超女》出来的选手,张含韵、安又琪、李宇春、张靓颖、周笔畅成为了万人推崇的偶像,几百万人参与投票送他们出道。

《超女》火爆的这几年,一场赛事就能分得100万元的收入,一档综艺下来,湖南卫视仅是短信收入就能有上千万,完全可以与策划收益持平。

气不过的龙丹妮2006年出走了湖南经视,来到了东方卫视,并带着《绝对男人》的点子,重新打造了一档《加油好男儿》,马天宇就是这个时候出道。

随着《超级女声》的走红,湖南卫视获得数不清的财富收益的同时,也遭受到了一些观众的抵制,一部分人认为《超级女声》是在打着“追梦”的幌子,行“揽财”之举,节目推崇的是“一夜暴红”的思想,采取的是投机取巧的方式,这不仅毒害了青少年,助长了社会浮躁风气,甚至还玷污了艺术。

有学士说要抵制低俗的娱乐节目,收视率是万恶之源,某部部长更是三批《超女》。

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超女》是否低俗,一时之间成为了观众热辩的话题。但讨论来讨论去也一直没有结果,反倒越来越多的选秀节目如雨后春笋般层出不穷,2007年仅是选秀节目就有三百多档。

这一年出走到东方卫视的龙丹妮又被湖南台长召唤回到了湖南,并进入到了湖南卫视担任副总编。

她为此将《超级男声》改为《快乐男声》,进行了新一轮的男色选秀节目。魏晨、苏醒、陈楚生应运而生。

本以为回到湖南卫视终于可大展拳脚的龙丹妮,结果这一年广电下达指令,要求整改所有的选秀节目,龙丹妮刚点起来的男生选秀小火苗就被无情扑灭。

龙丹妮开创了选秀的盛世,却没能享受盛世的红利,她不甘心,于是2009年再次登上舞台,迎来了选秀综艺发展的第二阶段。

2009年《超级女声》改名《快乐女声》重头来过,但往日的辉煌已不再,这一年选秀遇冷,仅是报名的人数就不过万,主办方为此还推迟了报名截止日期,赛区也从6个扩充到了20个。

同时因为广电下发的“总决赛以外,比赛不准在黄金时间播出”的选秀节目规定,《快女》海选状况也只能在当地频道播出,短信投票也被限制,这一年出来的冠军江映蓉、李霄云、黄英也都完全没热度。

女生选秀遇冷,《快男》这边也没多好,2010年出了李炜、刘心、武艺、陈翔,2013年出了华晨宇、白举纲跟欧豪。女生更惨,2011年的段林希、洪辰到2016年的史兆怡、方圆,名字越来越无人提及。

兴许是观众已经视觉疲劳,对同样的综艺已经提不起兴趣,也就无法再激发起市场的活力。

也正是这段时间,萌娃真人秀综艺迅速崛起,《爸爸去哪儿》《爸爸回来了》《妈妈是超人》等等,一大批萌娃走进观众的视野,呆萌可爱的举动很快就抓住了观众的眼球。

但龙丹妮不放弃,她也尝试过举办其他的选秀节目,2015年开创了一档素人选秀《燃烧吧!少年》,在开播当日就在首播城市网收视破1的成绩,但之后却出现高开低走的状况。

最后四人伍嘉成、谷嘉诚、赵磊、郭子凡以X-Fire的团名出道,但半年后又通过网络投票增加肖战、彭楚粤、夏之光、陈泽希、焉栩嘉等人,最后团名定位X玖少年团,不过后续的发展还是很糊。

在所有人都觉得选秀的时代要结束的时候,龙丹妮始终觉得选秀还有很大的能量跟市场。

这个时候萌娃类的综艺在经过几年的发展后,也开始面临市场的打击,2016广电发布“限童令”,要求减少未成年人参加的综艺。

2017年,龙丹妮辞去天娱传媒CEO的位置,自己创业开办了哇唧唧哇公司,哇唧唧哇的到来,开创了选秀综艺的第三个阶段。但这一次,不再只是龙丹妮的狂欢。

这一年,哇唧唧哇联合企鹅影视出品了音乐偶像养成类节目《明日之子》,重新打开了全民造星运动的热潮,毛不易当选第一季的冠军,成为下一个巨星。

同一时期,爱奇艺推出《中国有嘻哈》的说唱类选秀节目,火了Gai与李小璐的绯闻男友。

2018年重新迎来了选秀的火爆之年,《明日之子2》、《中国有嘻哈2》、《这就是街舞》、《偶像练习生》、《创造101》,5大选秀节目并驾齐驱,选秀盛况不输2006年的《快女》,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但在这一年里《明日之子》因为翻唱未经授权的歌曲陷入侵权的风波,《中国有嘻哈》的选手发生李小璐事件,《创造101》出道选手备受争议,选秀环境依旧杂项丛生,广电总局再次下发命令,要求各节目严格把控质量,禁止低俗类节目的产生。

2022年《偶像练习生》改为《青春有你》,《明日之子》《中国新说唱》开始落寞,《创造营》依旧如火如荼。

2022年,《青你2》成开年爆火综艺,在各方综艺因疫情影响收视下降的时候,它凭一己之力创造了最丰富的娱乐话题,每次开播都有不少热搜;

从还没开播前的许佳琪、孔雪儿,到开播后虞书欣、冰清玉洁、秦牛正威,这个节目的牛鬼蛇神什么品种的都有,有作精富二代、顶流前大嫂、有妇之夫的小三、“没有男人喜欢你”的绯闻女王、马来西亚的人妻、抄袭的网红、校园暴力的霸主。

虽然选手质量层次不齐,但收视率却是噌噌噌地往上涨,我觉得你在危险的边缘试探。

以前的短信投票机制改为了平台投票,有VIP的人还可以拥有更多的票数,这一切都暗示着这就是一场资本的运作,一些粉丝为了让自家爱豆出道,甚至不惜斥巨资刷票,这都完全违背了偶像的意义。

选秀节目已经不再是实力的比拼,而是看支持者的多寡,这让一些选手想走成功的捷径,不是扎实提高业务水平,而是想着怎么变美怎么作妖,有话题的人出道了,有实力的人却要面临淘汰。

节目组作为统率,故意制造粗俗的话题提升收视率,用格调的下滑拉动收视率的增长,使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产生冲突,为了自身利益蝇营狗苟,缺少社会责任感,忘记了一个传媒平台除了有传播的功能,教育、服务等功能也应兼而有之,每一个媒体身上都承担着舆论导向的责任。

经过17年的发展,我们的选秀环境依旧不时尚,暴露出来的问题可能比当年还要多,我们也没再看到第二个李宇春的出现。

选秀节目如何做到有流量又不媚俗,是后续仍需不断探索的问题。

发布于:江西省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上一篇:最美“蓝凤凰”袁洁莹,曾患厌食症、抑郁症,现51岁的她还好吗?
下一篇:刘畊宏女儿小泡芙开国风趴庆生 吴尊太太子女捧场